配资交易股票

半年报问询函“一针见血” 紧盯退市风险与“糊涂账”

发布日期:2024-04-25 10:36    点击次数:111

  上市公司2023年半年报披露工作落下帷幕,监管部门对其中疑点的追踪却并未止步。据不完全统计,截至9月27日,沪深交易所已发出近20份半年报问询函,目光聚焦于业绩真实性与准确性、经营可持续性、会计处理合规性、信息披露等多个方面。

  从“收函方”来看,ST公司成为重点问询群体。经记者梳理,沪深交易所目前发出的问询函中有9份是指向有退市风险的公司,占比近一半,主要追问相关公司财务指标变动较大的合理性,以及是否触及终止上市等情形。

  此外,应收账款大幅变动的原因、坏账计提的充分性合理性等“隐秘的角落”亦被深挖。“根据会计准则规定,资产出现减值迹象必须计提减值,但这里面存在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和模糊地带。”上海国家会计学院金融系主任叶小杰接受采访时表示,部分公司可在某些年度先计提大额减值准备,等后续年度再以各种方法转回,以实现调整利润的目的。

  退市风险的“提”与“解”

  记者注意到,针对“披星戴帽”的公司,财务类退市指标是交易所问询的“重头戏”之一,具体事项包括是否可能触碰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的情形,及拟采取的提高持续经营能力的措施等。

  以*ST左江为例,因公司2022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根据规定,公司股票已在年报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而公司今年交出的半年报成绩仍未有起色,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01.08万元,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6095.14 万元和-6135.88万元。

  对此,深交所要求*ST左江结合本年度已实现收入、在手订单及当前实施进度、预计确认收入时间和条件等,说明公司2023年是否可能触碰财务类退市指标“红线”,是否存在涉及终止股票上市交易的风险,并结合业务开展的不确定性等因素充分提示风险。

  无独有偶,*ST和科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仅为4106.85万元,且扣非前后净利润均为负值。深交所同样要求结合公司股票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况及最新财务状况、目前生产经营、在手订单及执行情况、资金及债务、银行账户被冻结、诉讼事项等,说明已采取或拟采取的提高持续经营能力的措施。

  “财务槛”难越之外,“债务关”也是监管关注的重点。今年3月31日,*ST豆神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时隔一月,公司因2022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股票交易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因最近三个会计年度扣非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年审会计师出具了带有持续经营重大不确定性段落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股票交易被叠加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另据公司半年报,*ST豆神报告期末货币资金余额为0.66亿元,较期初减少49.42%;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其他应付款中的借款及应付利息余额为17.4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131.48%,净资产余额为-7.06 亿元。

  退市风险高悬叠加债务缠身,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有关破产重整已履行和尚需履行的决策和审批程序;列示截至目前已逾期债务情况,和债权人对公司提起诉讼或采取保全措施的情况。谈完问题谈“解法”,公司还需说明其为解决净资产为负及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已采取的应对措施及进展情况。

  而正在招募和遴选重整投资人的*ST中捷,也在半年报问询函中就预重整的具体情况受到交易所重点问询,包括但不限于工作进展、后续流程、推进安排、债权申报及临时管理人履职情况,是否已有较为明确的重整方案等。

  关键少数为何“不保真”

  纵览目前近20份问询函,“关键少数”对半年报投出的弃权票,也成为监管问询的“关键切口”。

  “对公司2023年半年度财务真实情况不了解。”基于这一理由,*ST越博监事会主席于光涛日前对公司半年报及其摘要的议案投出弃权票。

  对于这一“反常”之举,深交所要求*ST越博补充说明公司与于光涛就半年报事项进行沟通的情况,公司是否为监事履职提供必要的条件,予以积极配合和协助,是否保障监事的知情权;同时要求于光涛结合自身专业背景、履职情况等,说明其“不了解”“无法形成合理专业判断”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履职是否存在障碍、是否勤勉尽责履行监事职责。

  与之类似,业绩连续多年承压,近三年持续亏损的大连圣亚,近日也交出了一份未得“全票保真”的半年报。公告显示,由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星海湾投资”)委派的两名董事张梁、朱琨在大连圣亚董事会审议半年报议案时投出弃权票,并无法保证半年报的真实、准确、完整,具体理由为“大连星海湾金融商务区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大连圣亚大股东但并非实际控制人”。

  上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张梁、朱琨补充披露针对不保真意见所涉事项履行的核查程序、核查结论,发表该意见的判断依据,以及判断依据是否符合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则的规定;说明不保真理由是否审慎、明确、具体,与定期报告披露内容是否具有相关性;补充披露对公司2023年半年报的审议过程,并结合前述情况说明是否已勤勉尽责履行了董事义务。

  回溯可见,据大连圣亚披露,公司控股股东为星海湾投资,实控人为大连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颇为诡异的是,星海湾投资却在2021年至2022年多次向公司发文,否认其大股东的身份。

  对此,上交所还要求大连圣亚结合董事会席位、历次股东大会表决情况等说明目前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归属,并说明相关认定是否符合法律法规对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认定标准等。

  应收账款别成“糊涂账”

  应收账款同样是监管部门通过纸面变化得以一窥经营状况的“数据窗口”。

  半年报显示,佛燃能源应收账款期末余额9.47亿元,较期初增长42.76%,报告期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12.48万元,收回或转回坏账准备643.48万元;按预期信用损失率组合计提坏账准备-15.79万元。同期公司信用减值损失655.61万元。

  对于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大幅增长的情况,深交所要求佛燃能源结合公司业务规模、行业特征、信用政策等说明原因,并对比同行业说明是否存在较大差异。此外,报告期组合计提坏账准备为负的原因及合理性,本期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是否存在前期计提坏账准备不准确的情形等方面,亦被监管重点问及。

  长药控股则在今年上半年大幅计提坏账准备4426.79万元,引起监管关注。根据公司半年报,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4.56亿元,较期初减少10.08%。

  围绕公司客户财务状况变化、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应收账款逾期等情况,深交所犀利发问:“公司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合理、充分,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坏账准备调节公司利润的情形?”

  语焉不详的“其他”,可否作为装下万物的“口袋”?针对半年报中的“糊涂账”,深交所也要求超华科技“说清楚”。

  半年报显示,超华科技报告期末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7720万元,其中出口退税款、押金和保证金、待收回投资款分别为101.82万元、717.93万元和1091万元,较期初相比未有变化;而其他应收款较期初余额增长29.08%,均来源于“其他”项目的增长。

  针对“其他”项目款项的内容,及形成其他应收款的原因、对方名称等,深交所连发数问,要求公司说明其他应收款的欠款方是否与公司董监高、持股5%以上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关联方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可能导致利益倾斜的关系,是否构成对外财务资助或关联方资金占用;并说明其他应收款相关的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合理。



栏目分类



Powered by 配资交易股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